《锦绣谋之嫡女风华》

返回书页

紧急情况:soshuw.com 被强打不开了,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.soshuwu.com

第148章 同路

作者:

月斜楼上

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
穿越之背靠系统好乘凉 穿越之娇宠王妃令 狼笑 天降邪妃:惊才绝色七小姐 医见倾心:农家日子甜蜜蜜 傲世邪妃:误惹腹黑王爷 外室 殿下他偏要以婚相报 随身空间,捡个王爷好种田 农家医女有空间
    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锦绣谋之嫡女风华 搜书网(www.soshuwu.org)”查找最新章节!
    朱槿最后看向的,是场中的士子。

    众人之中,她已经瞧不见林复了,这些人未来大概是要撑起大越的,但他们心思着实各异,最终怎样,其实要看操控他们的人如何做,想让他们怎样,想让大越怎样。

    朱槿跟着前面的楚墨。

    这就是未来大越的掌握者。

    楚墨放缓了脚步。

    原本才回到座位的考官,立刻又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来人一身玄青色衣裳,器宇轩昂,面容冷酷,见着楚墨,只远远地行了个礼,楚墨微微颔首,示意他去做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朱槿在楚墨身后,看不清他的神情。

    走出通明殿,朱槿就去问楚墨:“殿下,雍王殿下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楚墨边走边道:“本宫不知道,本宫身边的女官,是如何识得雍王的,”他的声音有着身为太子的柔和与波澜不惊:“又是如何能有着在雨夜相拥的情分。”

    朱槿一窒,却不会傻到去接这话。

    楚墨见她默然无语,倒也没有继续追问了。

    朱槿跟着楚墨走了几步,心头的那种窒息感却没有散去,反而有越来越扩散的趋势。

    她也曾被皇帝那一众人见着和楚墨衣衫尽湿地在水里,更是在事后被宫人嘲笑,却从来没觉分毫,但如今只是被楚墨这样平平淡淡地说了一句,却仿佛有块石头不轻不重地压在心上,压得她脸色越来越不好看,让她一句“殿下可是吃醋了”这样找补的戏谑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朱槿低着头道:“殿下既然没有其他吩咐,那槿娘就先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楚墨听着她嗓音似乎不同寻常,回首,朱槿却已经匆匆拐到了旁边的另一条宫道上。

    楚墨瞳孔幽深地看着她离去的方向。

    盛夏时节,繁花落尽,绿叶便一日比一日地浓烈起来,深深浅浅地压在宫墙上。

    人影混着绿荫一起,良久未动,拂袖而去时,风中便似乎听得一声轻叹。

    朱槿思绪纷乱如麻,脸上满是冷然。

    因为一句话。

    其实不至于。

    且不说楚墨有没有羞辱她的意思在,即使是有,她彼时做了都不觉得羞耻,又如何会因他三言两语就突然三贞九烈?

    耳边忽然传来震天的呼声,朱槿愣了愣,才意识到她竟然又走到一开始入宫的误入的演练场地。

    第二次来这边,朱槿才发现这里大约是不同于外头真正的军队训练处所,这边伺候的侍从,基本上都个个身着绮绣,其华美之处,比方才见着有些的士子好了十倍不止,可见他们的主子,身份更是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一支羽箭铮然钉入靶心,引得满场都是欢呼声。

    羽箭去势难止,破空时给人以锐利锋芒之感,而钉在靶上,尾羽犹颤抖不止。

    如利刃般的锋芒。

    亦如他眼角上扬的弧度。

    亦如他觑着她时的目光。

    朱槿下意识地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是桓清。

    那人身上也穿了护甲,却只是部分,身形挺拔,他听着周围的赞扬声,一张年轻的脸上骄傲非常。

    不是。

    朱槿又情不自禁地朝着那人身边的位置看去。

    他的身边没有人。

    不是上次的少年,他的身边也没有桓清。

    不是。

    桓清……应该在殿中。

    桓清……就是楚砀。

    是和她想象中不甚相同却又在某一时刻微妙重叠的楚砀。

    一阵风起,带着夏日特有的气息,朱槿听着那不知从场中不同地方传来的喝彩声,心中一松,可随即又是空空的无处着力之感。

    没等那虚飘飘的感觉落下来,她耳畔忽然传来一个沉闷的声音:“却不知道小姑子竟有如此雅兴。”

    朱槿心中赫然一惊,继而抿了抿唇,微微笑道:“将军突然出现,到的是吓了我一跳。”

    眼前的桓清依旧是不变的装束打扮,眸光内敛,暗藏锋芒,正是与皇帝、与楚墨一样的眼睛。

    乍一眼,倒让朱槿想不起楚砀,而只能单纯地把他看作桓清。

    朱槿为着这念头恍惚了一下,又觉得大约只是因为她更熟悉他这一身装扮缘故,见周围毕竟有人来往,便含蓄地问道:“将军现今没有事务吗?”

    她分明才在不久前见着楚砀入了考场,现在应该是出不来的。

    桓清应了一声“嗯”,目光落在她如今的内侍衣着上,道:“小姑子今日作这样的打扮来这里,莫不是受了什么委屈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总是隔着面具出来,朱槿此刻细细分辨,只觉并没有先前想象得那样低沉,具体的,即使对照着楚砀也不能完全判断。

    朱槿似笑非笑地:“将军从何处看见我受了委屈?依着往日将军对槿娘的看法,大约只会觉得槿娘来此是有什么阴谋诡计想要施展,”朱槿看了看这场中的许多人,道:“抑或者是瞧上了哪家子弟,想要来攀个高枝?”

    桓清沉默。

    便如刚才的楚墨一般。

    看似不言,实际不知道怎么在心里想她。

    朱槿点头道:“也是,将军看槿娘穿这衣裳,若是把脸洗净了是不是也别有风情?槿娘来此,正是为了会情郎……”

    桓清终于开口:“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?”朱槿冷笑着反问:“怎么会不是呢?旁人就算对着我如何放肆无礼,我若推拒了,便是瞧不起人,我若不推拒,便是我淫|奔无耻,这不就是将军想要听到的答案吗?”

    桓清只觉嗓子里堵了些什么,这确实是他先前有过的想法,可也不曾把她想得如此不堪。

    朱槿说得咄咄逼人,转瞬之间,眼泪却已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在他面前比平时似乎总容易哭一些。

    但确乎也是他的话有些过分。

    桓清瞧着她越哭越伤心的模样,忍不住愣了又慌了一下,愣的是朱槿哭大多是虚伪作态,此刻却真的让他瞧见了真心,慌的是,他因着这真心加上自己言辞不当,确实也生出了些许愧疚。

    朱槿见着他明显有不安却依旧没做出行动的样子,立刻便往外头走,嘴里不曾哭出声,脸上的泪却流得越发厉害,配上她身上内侍的衣裳,更添阴柔之态。

    桓清下意识地挽留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朱槿置若罔闻。

    桓清只能去拉了她的袖子,阻止道:“是在下冒犯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触即松,行了个军中抱拳的礼节:“言辞不当。”

    朱槿便委委屈屈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不说好,也不说不好。

    桓清一时间也不知该做什么了,他已经赔礼道歉,到现在为止也再没提那被朱槿侵占至今的手串,他皱眉看向朱槿:“要不然我再给你行个礼?”

    朱槿噗嗤一下子笑了,先前的泪水将她脸上涂的淡黄脂粉洗刷下来,露出白皙如玉的肌肤,此刻嫣然一笑,便如皎花含露,明艳生辉,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桓清转过视线。

    朱槿瞧着他,只觉半分楚砀的影子都没有了,难道一个打扮,当真能这样改变人吗?亦或者,她所熟悉的,所欢喜的,便只限于这样的楚砀?

    朱槿半仰起脸,道:“将军若是想向槿娘赔罪,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目光在他的面具上打转。

    桓清眸光中的意味不明:“如何?”

    朱槿转念之间,道:“如今这天气热得很,不如将军带我去个能乘凉的地方吧。”她眼中有些淡淡的愁绪和无助:“槿娘如今不想回自己的住处去,何况处所也不凉快。”

    她这样的情态,隐约之间仿佛就在暗示自己在东宫过得不好。

    刚才的念头提醒了她,眼前的毕竟还是楚砀,她要适当展现自己在东宫并非是外头看来的那般顺风顺水,不然她和楚墨那似是而非的关系,确实有些逾越,尤其这些还是被楚砀瞧见过的。

    桓清一瞬间真的以为她想让他把面具摘下来,没想到朱槿说了这般的话,他静静地等她把话说完,才道:“宫中有人苛待你?”

    朱槿略微低头,笑里带了些涩意:“不曾,只是人心难测,风刀霜剑,这宫里生活,和我想象的,毕竟还是不同。”

    先前的桓清便已经看清了她是个自私虚荣的女子,但后面的楚砀嘛,就似乎对她有了些不切实际的猜想,如果可能,她当然要把自己的形象往清白无辜上塑造。

    桓清眼中似乎有些诧异惊奇。

    朱槿虽不在太阳底下站着,可毕竟盛夏,暑气蒸腾,她本就有些热,此刻被桓清这似有似无的目光一瞧,面上竟忍不住有些燥热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个什么意思?

    在看穿她心思这方面,桓清从来都锐利得教她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桓清往前走了几步,见她还在原地想得有些愣神,有些好笑道:“小姑子这会儿不热了?”

    朱槿见他并无什么怜惜神态,却也没有嘲弄讽刺——她的话他是不信的,但他也没有生气,便几步跟上去道:“将军这是要带槿娘去哪儿?”

    这儿毕竟是宫中,纵然桓清另外还有个雍王的名头,但她主要她顶着这张脸,还有这身衣裳,也担心会招来什么麻烦。

    桓清不答,只是往前面走。

    朱槿只愣了一下,便继续跟着他了。

    夏日的风吹在脸上,似乎因为从演练场地吹过来的缘故,有些火辣辣的粗糙,仿佛掺了砂石一般,刮得朱槿脸上有些不自然的刺痛,于是她便把头微微低了下去。

    于是她的余光中便只能看得见那穿着盔甲的男子。

    挺拔孤傲,冰冷尖锐。

    她身上投射着他的影子,就像初见时他的影子落在她身上一样。

    她跟着他的影子,却仿佛是一个信徒。

    一步一步,朱槿听得自己的心跳声应和着脚步声,又逐渐失去了分寸,变得越来越快,越来越响,充塞着她的耳膜,喧闹嘈杂到让她几乎感觉到疼痛。

    朱槿深深地低下头,冷不防撞上前面的人。

    在撞到的一瞬间,朱槿下意识地瑟缩一下,桓清的盔甲该是冷硬坚实的,冒然撞上去肯定会有些疼。

    然而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。

    微凉干燥的手掌抵在了她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朱槿抬头,看进那双漂亮到不像样子的眼眸,明明是特别冷峻的人,却又生了这样的一对眼睛。

    他似乎在说话,声音沉静如暗流,朱槿却一个字都没听进去。

    她只听得仿佛是一根弦断的声响,喧嚣嘈杂的声音终于安静了下来,那断裂的声音却依旧一阵阵地,震得她脑子还有些发晕。

    桓清放在她额上的手轻轻一敲,朱槿终于找回了几许清明。

    他道:“不舒服?”

锦绣谋之嫡女风华最新章节地址:https://www.soshuwu.org/book/JinXiuMouZhiDiNvFengHua.html

锦绣谋之嫡女风华全文阅读地址:https://www.soshuwu.org/JinXiuMouZhiDiNvFengHua/

锦绣谋之嫡女风华txt下载地址:https://www.soshuwu.org/txt/JinXiuMouZhiDiNvFengHua.html

锦绣谋之嫡女风华手机阅读:https://m.soshuwu.org/JinXiuMouZhiDiNvFengHua/
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点击下方的"收藏"记录本次(第148章 同路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

喜欢《锦绣谋之嫡女风华》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(www.soshuwu.org)

上一章:第147章 投诚 锦绣谋之嫡女风华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:第149章 欺骗